大家
宁钢
摘要 : 宁钢,博士,现任景德镇陶瓷大学党委委员、副校长、二级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七届学科评议组(设计学)成员,教育部工业设计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分会委员,中国陶瓷艺术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委,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华国家级陶瓷大师联盟会副主席,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常委等,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时间:2017-05-27 14:10:34 阅读:

1495864371562711.jpeg


宁钢,博士,现任景德镇陶瓷大学党委委员、副校长、二级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七届学科评议组(设计学)成员,教育部工业设计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分会委员,中国陶瓷艺术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委,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华国家级陶瓷大师联盟会副主席,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常委等,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在《文艺争鸣》、《美术与设计》、《中国陶瓷》、《文艺研究》等核心刊物发表学术论文50余篇,出版学术专著3部、主编艺术和设计类教材16部。2013年作品《祥和》被白金汉宫永久收藏,受到伊丽莎白女王的亲自接见,并对作品给予了高度赞扬。并在法国大皇宫、英国剑桥博物馆、美国西弗吉尼亚大学、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等地举办了个展和联展。




如此传统,如此现代,如此中国

——基于宁钢陶艺风格演化的历史社会学研究

文/王洪伟

 

内容摘要】本文以历史社会学的视角,纵贯性地追溯以陶艺作为方法、细腻入微地艺术性讲述“中国故事”和“中国经验”的中国陶艺家宁钢的陶艺历程,并对其陶艺创作进行了学理上的类型和风格分析。作者认为,从中国传统陶瓷工艺美学中寻求陶艺创作的根脉和基本、以现代艺术为形式讲述中国的故事的宁钢及其陶艺流派,从中国传统陶瓷工艺美学中走出来,遵循法于传统又不拘泥于传统的艺术规则,以现代艺术形式对传统陶瓷艺术进行创造性的现代性再造,开创建构兼具中国风格和世界眼光的瓷画风格的中国现代陶艺流派,具有深刻的时代意义和文化价值。

 

关键词】宁钢 传统 现代 中国陶艺

 

自从1980年代现代艺术或者现代陶艺思想理念或技法进入中国大陆以来,关于何为现代陶艺、如何现代陶艺,在学术界长期以来聚讼未决。现实的中国高等陶艺教育,正在向着越来越“非传统”、“非中国”的西方现代艺术教育体系、理念及技法全面转向。对于年轻一代的陶艺学子来说,设若仅只按部就班地遵照正统、规整的中国传统陶瓷古式创作,而不能以奇形怪状的西方陶艺表达个人自由情感,简直羞愧难当。换而言之,数十年来的中国陶艺教育似乎正在无情地摈弃古代中国陶瓷工艺技术优秀传统特色和造型艺术思想,全面倒向源自西方尤其欧美国家的现代艺术路向。这是中国陶艺教育或者说中国现代陶艺发展史上一种危险的导向。

2016年118日,由景德镇陶瓷大学、韩国檀国大学、江西省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大道至简——2016中韩著名教授陶瓷双人展”在景德镇陶瓷大学开幕。来自景德镇陶瓷大学的陶艺家宁钢教授的110件陶艺新作参展,尤其是宁钢教授近年来来深耕中原几大历史名窑传统工艺,精心创作的三彩、钧瓷、汝瓷等陶艺作品甫一亮相,就备受海内外陶艺界和学术界格外关注。

近距离触摸宁钢的陶艺新作,我们会更直观地发现,从景德镇传统陶瓷艺术走出来的宁钢的陶艺创作,从高温颜色釉综合装饰,到传统的三彩和钧瓷艺术的现代性再造,其首倡的瓷画学说的自觉意识愈加明晰,以致于借重传统陶瓷工艺美术、以现代艺术的表达技巧或技法表达其个人思想和时代面貌的宁钢瓷画艺术创作渐趋养成成熟的陶瓷美学理念。


.何以传统,何以现代:宁钢陶艺的类型和风格分析

向传统里汲取陶艺创作的养分,是宁钢现代陶艺创作长期以来遵循的一以贯之路径,用宁钢自己的语言表述,称之为“法于传统,又不同于传统”;换而言之,即,“在传统艺术中寻找营养,从现代艺术中寻找出路”。根基于传统中国陶瓷工艺和中国古典艺术,是宁钢陶艺创作的立身之本,由此寻觅具有中国风格兼具世界眼光的现代陶艺之路。

宁钢出生于景德镇,那里是中国传统陶瓷工艺最为厚重的陶瓷产区。宁钢自幼随家父宁璘教授研习油画,16岁即考取当地的景德镇陶瓷学院,研学陶瓷设计艺术。大学毕业后,宁钢被分配到景德镇陶瓷研究所,跟随当地老师傅苦学景德镇诸门类传统陶瓷工艺美术。1985年,宁钢调入景德镇陶瓷职工大学,致力于油画、水粉风景画、水粉静物写生以及图案等造型基础课程的教学。1988年宁钢调回母校景德镇陶瓷学院美术系任教,教授油画、色彩构成、平面构成和立体构成,并从此开始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画瓷生涯。“无所谓艺术,无所谓风格。”宁钢后来回忆起早期的画瓷生涯说,“当初可能还是为了生计,渐渐却画出了兴趣。”一直到1992年宁钢创建了属于自己的陶艺工作室,专事陶瓷设计和陶艺创作,宁钢才逐渐从十余年的被动“画瓷”转身进入自由创造的自觉陶艺时期,开启独具特色的瓷画艺术之路。

从1990年代中期到2013年约二十年间,宁钢陶艺创作经历了四个阶段,逐渐形成其在当代中国现代陶艺界极具个性的艺术风格:

第一阶段是宁钢陶瓷艺术探索期,大致从1992年创建个人陶艺工作室到2000年前后。当时国内艺术界有一种向中国民间传统艺术汲取营养的热情,宁钢也尽可能地多样化多元性尝试将民间艺术的剪纸、脸谱艺术融入其陶艺创作中,创作出“剪纸小挂盘”、“蝶舞”、“红杏枝头春意闹”、“喜怒哀乐”和“京剧脸谱”等陶艺新作,试图借中国传统民间艺术独到的装饰风格打通其陶瓷艺术之路。

此一时期,宁钢注重陶瓷形体的塑造,通过手作探索陶瓷泥性之美;而且深受当时中国大陆风起的西方现代陶艺风潮的影响,宁钢对陶艺形体的塑造追求形体的扭曲表现出的粗犷艺术效果。除此之外,探索时期的宁钢陶艺还崇尚采用“镶器”的造型,在器物四个面进行装饰,强调四个面色调的和谐统一,构图富有变化,极富立体性。镶器系列作品采用不规则泥板镶嵌,画面题材大多以莲花禽鸟、莲花鱼戏为主题,既有传统功力又富有现代陶艺情趣。

但常常感觉不适的宁钢不久即主动回归传统。历经多年的探索之后,宁钢陶艺创作从形体变化的追求转向对器物画面装饰风格的变化,将丰富多彩的高温颜色釉釉与釉上彩绘结合,颠覆了传统的釉上彩仅在白胎上彩绘的局限。宁钢这一工艺技法上的突破将景德镇传统陶瓷绘画装饰提升到一个全新的历史高度。

是为第二阶段,宁钢现代陶艺创作的风格形成的雏形期。此一阶段,宁钢在陶艺创作上努力摸索探究高温颜色釉的丰富性和釉上彩绘的装饰性契合。

特别是从2001年开始,宁钢创作以梅花为主题的陶艺作品。在中国传统文化里,梅花象征着坚韧、吉祥、多福等品格,梅花题材尤为宁钢所喜爱。宁钢曾长期研究过珠山八友中田鹤仙的梅花,后来发现田鹤仙的梅花太传统,不能表达其艺术思想,于是在吸收田氏梅花创作风格的基础上“跳出来”,加入独具宁式风格的形式感,将西画的处理方式揉入梅花创作中,体现出梅花主题创作的深浅空间、明暗关系和主次关系,构图充实,有一种西画风格顶天立地的大气势。具体而言,宁钢利用高温颜色釉在窑火中形成的缩釉原理,以颜色釉形成的独特残缺肌理表现出沧桑梅树苍劲挺拔的艺术风味,以传统工笔折枝画法细描梅花,运用泼釉表达写意梅枝。在结构布局上,宁钢一反“疏可走马,密不透风”的传统原则,将西方油画技法与景德镇传统陶瓷颜色釉结合,抽象色彩画面与具象形象的梅花互为衬托,形、色、绘的相得益彰、完美统一,从而养成独具风味的宁钢风格的梅花主题创作。

在此一阶段,宁钢的陶艺作品通过颜色釉的变化莫测表现出不同季节的色彩美景。颜色釉的变幻无穷,不同的窑温、窑位和烧成曲线都可能高温颜色釉出奇意外的色彩变化。通过长期的实验和实践,宁钢对高温颜色釉的特性熟稔在心,与釉上彩画恰如其分的结合,烧成的作品常常呈现出出人意料的艺术效果。其实,对高温颜色釉与釉上彩绘的完美结合并非易事,第一次烧成出现缺陷的粉彩器物,设若二次烧成很容易形成釉裂,从而破坏画面效果。正是因为宁钢从一次次失败的烧制过程细心摸索高温颜色釉和釉上彩绘的规律,宁钢此一阶段的陶艺作品逐渐表现出颜色釉色彩厚朴、鲜丽纯正、质感丰富、晶莹光洁的现代陶艺风韵,极富视觉张力,予观者以沉着舒适的美感。

2000年前后,中国陶艺界的“宁钢风格”渐趋养成,即将高温颜色釉与釉上彩绘结合的陶瓷综合装饰艺术,初步形成独具特色的宁钢艺术风格。宁钢不仅要反观传统陶瓷釉色及其呈色肌理,还要从这种传统陶瓷釉色丰富多彩的色彩变化中捕捉现代色彩艺术讯息;不仅要细致地揣味传统陶瓷的绘画技法,还要在构图、主题和线条等方面寻求突破,将传统陶瓷绘画艺术进行现代性改造甚至再造。陶艺家、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主任吕品昌评价说,宁钢的陶艺作品既吸取了中国民间艺术的造型因素,又揉进了现代艺术表现手法。

第三阶段是宁钢陶艺创作历史上追求形体、色釉、彩绘完美地融于一体的风格形成期。继梅花系列之后,宁钢还在此技法和思想基础上创作出荷花系列、荷鹤系列作品。与传统陶瓷装饰中的荷莲雕塑方式不同,宁钢独创以浮雕或半浮雕的方式表现立体性荷莲,而非平面“影像”。这种思想创意进一步行之于宁钢的佛像系列作品,同样是在泼釉形成的大色块上,采用“半刀泥”的技法,运用虚实对比手法,采用浅浮雕的形式刻画观音形象,并使用本金装饰,与金黄色的底釉呼应,整幅作品显得庄重典雅、金碧辉煌。娇嫩、艳丽的荷花绕佛指而开放,郁郁葱葱的泼洒底釉与淡雅的工笔莲花形成鲜明的对比,抽象色釉和生动活泼具象莲荷相得益彰,色釉肌理烘托出荷花的高贵纯洁,与微笑佛像的庄严、肃穆和神秘感互为衬托,既承继的传统佛像艺术的庄重,又具有了现代形式感,体现出浓郁的典型宁式陶艺风格。

研习油画艺术出身的宁钢对于色彩具有与生俱来的敏锐感,极具装饰风味是宁钢现代陶艺的一大表征。宁钢尤其钟情中国传统文化人画中常见的梅花、荷花、鹤、稻穗以及佛像等吉祥意象,倾心表达人类的积极向上的美好情愫,表现出其追求和谐、祥和社会生活的良好愿望,这些都是中国传统文人画隐而不彰的美学情怀。在工艺技法上,宁钢常常回到中国传统陶瓷文化的深处,善用釉上工笔、泼釉斗彩、泼釉斗彩加浅浮雕、泼釉粉彩等景德镇传统陶瓷工艺,并加以个性化的创新改造。

就是在这样瓷上绘画实践和色彩、构成以及油画教学基础上,宁钢陶瓷艺术创作进入第四阶段的瓷画自觉时期。

瓷画作为一种文化载体,在近代以降的景德镇尤为盛行,或在立体的瓶、罐、洗等陶瓷器物上,或者在平面瓷板上,使用特殊的陶瓷化工颜料进行施釉或手工绘画,再经高温烧制而成的一种带有绘画性质的陶瓷艺术品。或可装裱,或可嵌入屏风;或做观赏,也可做思想表达。既可涉及古典人物、花卉、山水、飞禽走兽等传统题材,具有东方传统特色;也可以表达现代艺术思想和理念。2015年底,在宁钢等江西艺术界的努力下,江西省瓷画艺术研究院成立,时任景德镇陶瓷大学副校长的宁钢兼任研究院院长。作为“瓷画”学说的重要代表,宁钢认为,瓷画作为绘画的一种载体,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画种,完全是与像国画、油画一样的单独画种;瓷画艺术应该被引入美术领域,使之进入全国美术展,成为与油画、国画并列并重的艺术门类。更为重要的是,世界认识中国是从瓷器开始的,瓷画更具有典型的中国民族性;在中国文化复兴的伟大实践中,瓷画艺术将成为世界进一步认识中国、表达中国文化、讲好中国故事的最佳艺术形式之一。

从瓷上绘画到“瓷画”学说的提出,宁钢陶瓷艺术创作逐渐从景德镇传统陶瓷工艺超越出来,具有了更多艺术自觉和文化自觉。纵观宁钢从景德镇传统陶瓷工艺里引申创作的瓷画艺术作品,色彩丰富鲜艳但却并不庸俗。不论是红色、墨绿色还是金色,都给观者一种沉稳大气之感。浅浮雕形式塑造形体的运用,更显示宁钢传承有序的扎实造型艺术功底。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宁钢如此娴熟地将传统中国文人画中擅于呈现的梅花、荷花、鹤、观音等美好意象,运用传统陶瓷工艺技法,红、金等底色丰盈运用,黄、绿等色块交错对比配置,传统民俗色彩与现代西洋色彩冲突效果融会贯通,再糅入颇富现代设计感和现代构成感的视觉新元素,实现了宁钢陶艺形体、釉色和瓷画艺术的完美结合。此一阶段宁钢的陶艺作品,色彩更加沉稳,大多以金色为主体;形体上大多以浅浮雕的形式塑造,以观音、荷鹤为题材表达出作者追求和谐、祥和的社会生活的愿望。

综之,基于景德镇传统陶瓷艺术进行现代性再造而形成的鲜明的宁钢陶艺风格,首先以高温颜色釉为底色,以与底色对比的釉色通过洒或泼的技巧来点缀画面,经过釉色的“窑变”,形成丰富的肌理效果;然后再根据釉色的变化构思画面,点、线、面结合,在其上彩绘粉彩花鸟,动静结合,使画面灵动活泼,极富装饰性又充满生活气息,既有丰富的传统工艺和文化意涵又充盈着极富视觉冲击力的现代艺术感,从而养成独具宁钢特殊气质的瓷画艺术新风尚。


.如此现代,如此中国:兼具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现代陶艺流派

实际上,宁钢这种基于景德镇传统陶瓷工艺美术的创造性探索,并形成其高温颜色釉与釉上绘画完美结合的独特陶瓷综合装饰艺术风格,其中蕴含着现代艺术与传统陶瓷工艺美术恰当契合的深刻学术问题。换而言之,回到传统建构具有中国风格、中国气派兼具世界眼光的中国现代陶艺,是宁钢瓷画艺术创作不经意的意外收获。

中国具有源远流长的独到的陶瓷工艺技术传统,而且具有很强的地域性风格,在中国大地上形成了星罗棋布的历史名窑。2013以降,宁钢携其首创的高温颜色釉与釉上绘画完美结合的成熟的陶瓷综合装饰艺术风格和创作思想,北上中原陶瓷产区的禹州钧窑、洛阳三彩,西向湖南醴陵釉下五彩进行艺术创作。当代钧瓷和洛阳三彩不仅以“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的窑变艺术而著称,也可烧制淡雅含蓄的单色釉。醴陵釉下五彩同样以色彩缤纷、浓而不俗、淡雅清丽而闻名,与钧瓷、三彩一样色泽丰富,几乎涵盖所有色系,而且每种颜色还因为制作工艺和原料的不同而有差异,经窑变后产生的色泽变化更为丰富,正所谓“淡妆浓抹总相宜”。诸如此类瓷器门类的传统工艺风格正与擅长于陶瓷色彩表达的宁钢陶艺理念相得益彰。

作为极富创新意识的当代陶艺家,宁钢很期待尝试景德镇之外的陶瓷材料和工艺,创作一些具有创新精神、有思想、有个性乃至有时代特征的陶艺作品。但与基于景德镇陶瓷艺术的现代性改造类似,宁钢强调一定要坚守传统陶瓷工艺本色。鉴于钧瓷高温厚釉的强流动性,宁钢利用钧瓷材质创作的陶艺作品,以立体性器皿形体为主,设计理念上追求器形的简约灵巧,以利于钧釉的流动和诸多釉色色彩的完全呈现。

在景德镇之外陶瓷产区的艺术创作中,宁钢对洛阳三彩用心用力最深,艺术成就最大。宁钢曾喜形于色地言及,洛阳三彩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艺术创作载体,既可以表现很厚重的油画效果,也可以表现传统中国画的笔墨。与钧釉类似,三彩釉质流动性强,宁钢充分发挥其擅长的色彩直觉和表达,以大块色釉叠加交错表达,形成传统三彩釉色难以达致艺术风格;以瓷板、圆盘为载体,创作出大量极具抽象写意气质的三彩作品。宁钢通过自己的艺术实践将传统意味深重的钧瓷艺术、洛阳三彩艺术描绘出极富现代感的新陶艺风尚,不仅为自己的现代陶艺创作开拓出新的路向,也大大影响到中国传统陶瓷艺术的现代性转化,历史意义非同凡响。

一直以来,宁钢强调陶瓷艺术的现代艺术特质,强调“在传统艺术中寻找营养,从现代艺术中寻找出路”,呼吁中国陶艺家应该重视民族特点及其独特的艺术价值,充分使用泥与火自身所包含的艺术语言,去探索、去发扬、去创作出具有艺术生命的作品,来构筑我们中国的现代陶艺,使我们的陶艺在全球化的进展与发展中更具有世界性。

职是之故,当我们观察宁钢不同时期的陶艺作品,看起来仿佛如此传统,但又是如此现代,同样还如此中国。加以近年来宁钢以自己的陶艺创作理念和思想风格极为深刻地首先影响到景德镇高温颜色釉综合装饰艺术,进而影响到景德镇外来艺术家对景德镇传统陶瓷工艺的艺术创作风格;同时在其日常教学、科研活动中,潜移默化地影响到大量当代中国从事现代陶艺的中坚力量及中国高校年青一代陶艺家的创作风格,进而在整个当代中国陶瓷艺术领域,渐渐形成以宁钢为核心的兼具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现代陶艺流派,在海内外陶艺界声誉鹊起,渐成声势。


.传统的现代性再造:宁钢陶艺创作的方法论意涵

从风格角度所见,当代中国陶艺家分为三类:一是自幼承传家教或以学徒方式,各大瓷种、各个陶瓷产区传承传统制瓷工艺美术的传统陶瓷工匠,譬如近些年较受追捧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等等,属于国家和政府着力保护的民间陶瓷手艺工匠及其手艺;二是主要出于各类高等院校从事现代陶艺创作的、基本以西方现代艺术思想为圭臬的现代陶艺家;三是既具有深厚的传统陶瓷工艺底蕴又充分汲取西方现代艺术和现代设计理念进行创作,将传统与现代结合创新发展的学院派陶艺家。

宁钢显然属于第三类陶艺家,此类陶艺家介乎前两者之间。实际上,如宁钢这样类型的陶艺家常常处于两难境地:第一类陶艺家冷眼旁观其陶艺作品中的现当代艺术倾向;第二类陶艺家不屑于其陶艺作品中包含的浓郁传统色彩,两者对其都表现出若即若离的艺术态度。在谈及自己创作的《岁岁和合》粉彩高温颜色釉综合装饰陶瓷作品时,宁钢曾说,《岁岁和合》由高温颜色釉与稻穗、荷花、鹤等构成了一幅吉祥的画面,元素是传统的,形式是现代的,是其一以贯之的创作风格。是的,经过多年来的研究实践和陶艺创作经验上的日积月累,宁钢的陶艺作品既有传统陶艺的影响,又充满浓郁的现代时尚情调,富有独特的艺术个性。

的确,观察宁钢的陶艺作品,我们会发现其间蕴含着精湛的传统工艺技法,又富于现代形式或色彩美感。与此同时,我们仿佛能够从宁钢的陶艺作品观照到,宁钢一边研究釉色,通过釉色的变化表现出丰富多彩的色彩变化使作品极富现代气息,一边揣摩传统陶瓷绘画技法,在构图和选题上进行变化,将传统陶瓷绘画进行创新发展。法于传统而不囿于传统,基于传统工艺、美学基础上的创造性艺术再造,是宁钢及其流派陶艺创作最为典型的艺术风格。

从景德镇博大精深的“历史传统”中走出来,宁钢的陶艺不可避免地带有深刻的“传统”的烙印,而且宁钢在以后的现代陶艺创作中常常不由自主地遵循传统中国陶瓷的一些工艺规范,看似表达个人情感的现代情怀,其实内蕴深刻的“中国性”,逐渐成为中国现代陶艺的一面旗帜,养成独具时代风韵的宁钢陶艺基调。

但是宁钢十分警惕中国陶艺创作过度西方化,或者纯粹以欧美现代和当代艺术为圭臬去创作、发展中国现代陶艺。在宁钢看来,中国现代陶瓷艺术创作既要体现中国传统又要有所创新,在创新中有别于传统,敢于尝试新的技法,用更加多样化的材料工具和风格样式去表现一个既能体现中国特色又能符合现代审美眼光的陶瓷艺术作品,这是中国现代陶瓷装饰艺术创新发展的根本。但是不能丢掉中国传统,一味地追求西方现代陶艺;如果一味地追求西方、模仿西方,几千年来中国辉煌的陶瓷艺术将失去其发展的基础和空间。

艺术评论界在评价宁钢陶瓷艺术风格时候,常常以“传统为体,现代为用”或者以“传统的内涵、现代的形式”来表达其陶瓷艺术思想,实际上纵观数十年来宁钢的陶艺作品演变,在其深层的创作理念上既不完全囿于现代、也不完全囿于传统,而是一种创造性的传统的现代性再造,表达一种具有时代内涵的“中国性”,由此形成与国际陶艺对话的基础和前提。换而言之,当代中国陶艺家如何对待处理传统与现代的问题,本质上也是对待处理东方和西方的问题,进而言之也是如何对待和处理中国性或本土化与全球化的问题。这不仅是宁钢及其陶艺流派面对的艺术哲学问题,也是所有中国陶艺家面临的艺术哲学问题。

无论传统还是现代、中国还是西方,都无非还是中国现代陶艺创作的方法论问题。实际上,由于大多的中国现代陶艺创作缺乏文化自觉或艺术自觉,常常仰西人现当代陶艺的鼻息而矮化中国陶瓷工艺美学传统;因为缺乏理论自觉,一些中国现代陶艺创作尤其是学院派的陶艺创作和陶艺教育一味追随西方现当代陶艺理念和技法,不仅无助于中国陶艺的本土现代性进步,而且也根本无法与国际陶艺平等对话,从而争取到在国际陶艺领域的学术话语权,只能惟西方现代陶艺马首是瞻,沦为西方现当代陶艺的“跟屁虫”。

中国陶艺要与世界对话,中国的陶艺家首先必须深刻地洞察现代陶艺或现代艺术的内涵、理念和表达技巧,创作的陶艺作品必须要有具有国际对话潜质的现代艺术意象。另一方面,中国陶艺家的艺术思维必然是“中国的”,舍弃自己的文化基本,而跟在西方现代艺术的后边亦步亦趋,最终不仅难以搭上国际陶艺对话的脚步,反而最终必然被西方哲学思维主导的西方的现代陶艺或现代艺术所抛弃。

在这个意义上,从中国传统陶瓷工艺美学中寻求陶艺创作的根脉和基本、以现代艺术为形式讲述中国的故事的宁钢陶艺流派,就显得尤为难能可贵。传统和现代都是手段和方法,在强调中国文化自信的时代背景下,我们期待更多的如宁钢这样的中国艺术家以陶瓷作为方法,细腻入微地艺术性讲述“中国故事”和“中国经验”,建构兼具中国风格和世界眼光的现代陶艺甚或现代艺术“中国流派”。


参考文献

[1] 陈汗青,宁钢.中国现代陶艺30年发展概况[J].美术观察,200910):108.

[2] 李虎.宁钢:得窑火之幻化 绘心灵之瓷语[N].上海证券报,2015-06-06008.

[3] 李砚祖.文之韵 火之美 人之情——陶瓷艺术家宁钢及其作品[J].文艺争鸣,20108):80-83.

[4] 宁钢.从民间美术中探索陶瓷装饰[J].中国陶瓷,19932):37-38.

[5] 宁钢.美感与现代陶艺[J].景德镇陶瓷,19944):15-17.

[6] 宁钢.中国古代田园诗中的情景美——兼谈陶瓷诗中的色彩感[J].景德镇陶瓷,19972):21-23.

[7] 宁钢.论传统陶艺的创新[J].中国陶瓷工业,19984):37-38.

[8] 宁钢.再谈美感与现代陶艺[J].中国陶瓷,19994):40.

[9] 宁钢,张朝晖.陶艺教育的使命[J].美术观察,20083):114.

[10] 宁钢.陶艺心语[J].美术观察,20001):48.

[11] 宁钢,张甘霖.在“传统”与“现代”中徜徉——现代粉彩艺术研究[J].美术观察,200611):113.

[12] 宁钢,褚力.“珠山八友”新粉彩艺术对现代粉彩艺术的影响[J].中国陶瓷,20071):64-66.

[13] 宁钢.谈现代陶艺设计[J].文艺争鸣,20108):77-78.

[14] 王洪伟.从传统到现代:钧窑现代陶艺的嵌入[J].河南教育学院学报,20144):34-39.

[15] 王洪伟.反观:以“他者”眼光重构中国陶瓷史体系——兼论方李莉中国陶瓷史研究的艺术人类学视角[J].南京艺术学院学报》(美术与设计),20151):222-231.

[16] 王洪伟.传统的现代性再造——基于郭爱和三彩生肖陶艺的艺术经济学研究(二)[J].陶瓷科学与艺术,20152):16-19.

[17] 张朝晖,宁钢.中国画在现代陶瓷装饰中的创新发展[J].艺术百家,20124):198-200.

[18] 张朝晖,宁钢.中国当代陶瓷审美文化的多样化发展[J].艺术百家.2013(6)244-245.

[19] 郑杭生.传统之现代性变迁的生动体现和理论提炼——兼论王洪伟钧窑文明研究的社会学方法论问题[J].许昌学院学报,2013(3):20-26.

 

————————

王洪伟 河南大学艺术学院 河南省开封市明伦街85号河南大学艺术学院 邮编 475001 15188543066 nfwhw@163.com

 



◆  作品欣赏


钧瓷之一1.jpg

▲  钧瓷之一  宁钢作


冷落清秋80乘801.jpg

▲ 冷落清秋  宁钢作


鱼戏莲叶间1.jpg

▲ 鱼戏莲叶间   宁钢作


莲叶荷田田80乘801.jpg

▲  莲叶荷田田   宁钢作


五福1.jpg

▲  五福  宁刚作


日出天山正面1.jpg

▲  日出天山正面  宁刚作


梅花喜欢漫天雪3尺61.jpg

▲  梅花喜欢漫天雪  宁刚作


云海之间直径30CM高27CM1.jpg

▲  云海之间   宁刚作


【责任编辑:周雅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