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中华字魂》自序
摘要 : 徐闻帮,生于1963年,河南省禹州市人,独立学者。集儒、释、道、杂于一身,集易学、哲学、书法、声乐于一体,学贯中西、道器并融。练勇猛之躯,磨智慧之剑;思阴阳之理,悟通变之道。
时间:2018-04-30 11:11:30 阅读:

当余光中、莫言、苏童认为“我们的华语世界已经到了濒临失落与拯救的边缘。”的时候,我已经为坚守汉语、汉字这块民族文化阵地40年。


2003年,我萌生将汉字二十四笔画标注人文名称:“一”一画开天,“丨”顶天立地,“丿”自强不息,以此作诗,再以500-1000字解读每首诗,在书写汉字过程中领略到中华文化的精髓。既有易学理念的灌注,又有儒释道思想的贯通,中西合璧,包罗万象,既是传统文化的传承,又是修身养性的读本,集书法、修身、开智、养生于一体,是前无古人,立足当下,放眼未来的新时代文化创新作品,2017年腊月二十二,郝致东给我打电话,你的那本书写的怎么样了?我这才想起,经过多年的资料搜集和思绪沉淀,已经有三四本笔记,于是,我就趁过年前的闲置时间,将它们汇聚成书。


我一直思考一个问题,现代人得了什么病?不缺吃、不缺喝、不缺爱、不缺情。原来,有情感隐私的找忏悔神父治疗,情感有纠葛的找心理医生诊断,对爱情渴望的找情感导师指引,这是无事生非的病。现代人不快乐的原因是什么?1、无信仰,2、乱攀比,3、缺美感,4、难施舍,5、不知足,6、很焦虑,7、常盲目,8、无主见,9、重得失,10、很麻木,11、太匆忙,12、很贪婪,13、重欲望,14、不自由,15、少阅读,16、无忏悔,17、很势力,18、拍马屁,19、拜权势。八大心态:1、拜金,2、八卦玩世,3、怨气冲天,4、没有归属感,5、盲目崇外,6、仇富仇权,7、没有幸福感,8、信任危机。对传统睽违已久的现代人心魂变小、变脆、变弱了,游离了,飘忽了,变成了喜欢聚在一起听明星一吼就尖叫的雅致小动物,变成了一见帅哥靓妹一出场就“哇”声一片的小妈宝,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曾经的型男淑女消失在九霄云外,曾经的传统经典沦落为坊间传说,传统偶像和人生导师换成了天后、影后、小鲜肉,韩流、日漫侵袭,追星狂潮汹涌,一夜走红的明星特别多,但走红之后的毛病也特别多,走红之后,把毛病也传给了大众。某明星出轨,引来百万关注;某明星发布离婚宣言,占据各大媒体版面;某明星公开恋情,数小时就有十亿点击量,导致微博系统瘫痪,全民族低俗流行,各大卫视选秀、真人秀方兴未艾。文化已经被媒体改编成生活快餐,打包快递给大众,整个社会正朝着轻浮、浅薄的路子走,人的心也跟着浮动,很难静下来思考人生,判断生活。1979年起,中国自杀率呈上升趋势,2014年9月10日是世界第五个国际预防自杀日,全世界每年大约100万人死于自杀,超过四分之一是中国人,工作压力、学习压力、慢性病更容易造成自杀。黑夜带来了黑色的夜空,人们不知道怎样寻求光明。不要以为你的手机上有手电筒,再大的光明也照不透内心的阴影。“象抽离麦芒的青稞,在那凄风苦雨中晃曳彷徨”。一句话,丢了心魂。


一时的成功靠政策,长期的繁荣靠教育,书法彰显的不仅是中华民族的心灵风貌、精神风骨、民族品德、道德层次,更是中华文化高度的攀登,斩妖除魔的利剑。尼克松说:“当有一天,中国的年轻人已经不再相信他们老祖宗的教导和他们的传统文化,我们美国人就不战而胜了”。


是时候了,中国要绝地反击,中国要拾起斯文,复兴文明,弘道济世,化育人心。一个大国不能缺少历史经典,一个强国更不能缺少现代经典。要写出好的作品,必须有一个庞大而浓厚的文化传统在背后支撑。我从汗牛充栋的典籍里找到了答案:一切的病来源于内心,找到了能让人内心安宁的东西,这个东西就是药。一位老和尚说,书法需要几十年甚至一辈子的挥洒功夫。这几十年甚至一辈子的挥洒一定能挥出东西来。使用筷子可以活动三十多个关节和五十多块肌肉,使用毛笔写字可以舒缓神经,左右脑交替使用,交替休息,逻辑、形象思维互相转化。西方把文字按逻辑规则放在一起描述世界,东方把文字作为形象工具想象世界。100年前,人的注意力持续时间为20分钟,现在,人的注意力为8秒,下降了150倍,心浮气躁,心力难聚了。


生活就是修行,检验每个人修行到什么地步了,则有一个标准,从相的层面讲,面善则意味着你的心已经修到相上了;从体的层面讲,体匀意味着你的心已经修到体上了;从声的层面讲,悦声则意味你的心已经修到可以通过音声和世界共振了;从行的层面前,彬彬有礼则意味着你的心已经修到校正自己的行为了,从更高层面讲,能写出令人惊叹的书法,则意味着你的心已经修到可以通过你的手把自己的心画画出来了。由此,书法是高层次的修行,因为通过抽象线条表达一个人内心的爱恨喜怒,这是极其缓慢而艰难的过程。毛笔的锋毫比起钢笔有更大的可操作性,人心里的话可以通过它写出来,心里的画可以通过它画出来。不要想当然地认为钢笔的线条更好控制,人内心细的东西是需要像蚕丝那样表达的,小的东西是需要像微尘那样表达的。钢笔在此刻就望笔莫及了,毛笔在书写的过程中能将人内心最柔软、最真诚的东西外化具象出来,人内心的病患就有希望痊愈,某个心理疙瘩就有希望解开,这是超越很多传统医疗手段的疗愈方式。书法的创作过程,是对心灵进行的一次洗礼。仿佛面对神圣,点燃心香,祈祷祝愿,心中蕴藏的能量一点点打开,去吞噬肌体内的消极因子。每一笔都是对自我心灵的一次抚摸,每一画都是对自我心田的一次平整。如果将字的每一笔画拆开,标注上人文名称,就有一个比喻,写字象进庙拜佛,拆开笔画标注人文名称,就象从甘肃到西藏,一步一叩的五体投地朝拜,事半功倍,功夫骤增,作用巨大。


在写作过程中,我感到不仅仅是守护自己的某个精神家园,也是守护民族的文化基因。在这个物欲横流、商潮汹涌、性爱和暴力都脱敏的社会,能用一种方式扫除现代人心灵里的污垢、烦恼、压力、思虑、焦虑、困惑,找到生活目的,找到生活乐趣,找到生存活力,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马塞尔·普鲁斯特说,一位作家作品的深度,得由穿透作家心灵痛苦的深度来决定。一个理论体系要做到“五用”才有用:1、有根2、有道3、有理4、有趣5、有用。要做到“五度”才有力:1、理论有厚度2、思想有深度3、境界有高度4、旁证有广度5、应用有力度。一部作品的作者要经过肉体磨炼、灵魂洗礼、失落痛苦、希冀欢欣、意志锤炼,才能把作品写活写好。我感到单用文字已经不能表达对华夏民族如此灿烂的文化底蕴的情感,试着写了中华魂歌词,找到王季耕老师,八天后,王老师将他作的曲谱发到我微信上,十一天后,王老师照着曲谱给我唱了一遍:“天圆地方,礼仪之邦;华夏精神,万众弘扬;玄妙汉字,阴阳翕张;点横撇捺,弯钩曲折;天章龙文,雷霆震慑;黄钟大吕,寰宇响彻。”顿时,我从背部到头顶有一股无形的能量在注入,觉得血液的温度随着曲谱上升,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我想这就是感动的共鸣。


弘扬中国精神,找回华夏真魂;字魂就是心魂,写字就是做人;艺术是一种信仰,书法是一种力量。我感觉自己像一个战士,阵地上尸横遍野,我从废墟堆里找到一些衣衫破布,用火石打着火,点着可燃物,阵地上冒出阵阵浓烟,火光四起,旁边的、后边的战士有了火光的指引,挥矛持钺,杀向敌军,火光越来越大,越来越高,直冲云霄,被风冲动,形状漂浮,像看不见的巨人用手挥动火光,渐渐地渐渐地形成四个竖排红色汉字“中华字魂”!

 

2018年3月18日夜

徐闻帮


  

徐闻帮近照.gif

徐闻帮近照


简介

徐闻帮,生于1963年,河南省禹州市人,独立学者。集儒、释、道、杂于一身,集易学、哲学、书法、声乐于一体,学贯中西、道器并融。练勇猛之躯,磨智慧之剑;思阴阳之理,悟通变之道。


徐闻帮作品.gif

徐闻帮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