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吕俊杰:“功在壶外”的紫砂大师
摘要 : 吕俊杰 江苏省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理事,现任江苏省人文环境艺术设计研究院雕塑陶瓷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清华美术学院全国艺术理论与工艺美术紫砂艺术专项研修班导师。
时间:2016-09-08 15:10:46 阅读:

%E5%90%95%E4%BF%8A%E6%9D%B0%E8%80%81%E5%B8%88.jpg

       吕俊杰 江苏省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理事,现任江苏省人文环境艺术设计研究院雕塑陶瓷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清华美术学院全国艺术理论与工艺美术紫砂艺术专项研修班导师。

       其作品多次被国务院中南海紫光阁、中国美术馆、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


骏程万里之风1.jpg

骏程万里之风    吕俊杰作


吕俊杰:“功在壶外”的紫砂大师

文/李亮


       光头、墨镜,吕俊杰的装扮,在以儒雅之风著称的紫砂大师中,显得格外另类。一如他的壶艺,创新,再创新,透着股“越界”的神韵。练武术、做慈善、当演员、拍电视剧……这一项项事业似乎看起来与壶艺不相关,却也正是这些不相关,造就了这位紫砂界的“怪才”。

       吕俊杰16岁开始学做第一把紫砂壶。1981年,他进紫砂厂当学徒,全班有20多名同学。那时,紫砂业不繁荣,学徒月工资仅有18元,比烧窑工工资低很多。很多同学熬不住,纷纷改行了。吕俊杰凭借对紫砂壶艺天生的热爱,从未感到枯燥乏味,一直坚持下来。小时候,吕俊杰身体弱,被人一推就倒。上世纪70年代,他在蜀山脚下的东坡小学读书,在学校总受其他男孩欺负,打架从没赢过,经常鼻青脸肿地回家。他父亲一看,说:“这不行,必须强身健体!”于是特意从丁山请了一位拳师教他武艺。

       刚开始,师父嫌吕俊杰底子太差,一只脚金鸡独立都站不稳,不愿收他为徒。但他骨子里不服输,再三央求,师父勉强答应教些少林洪拳的基本功,命他回家在天花板上垂一根线,在齐眉高的地方挂一个小纽扣,每天踢纽扣几百下。一开始,他没力气,韧带也紧,几乎一踢腿就摔倒。坚持了半年后,竟然练出了点儿功夫,“想踢人鼻子绝不会踢到耳朵”。这种小小的成就感,让吕俊杰爱上了练武。

       练武的经历让吕俊杰不仅改善了自己的身体素质,而且使思维更灵活。此外,他认识到,武功与壶艺有异曲同工之妙。“武术动作分刚柔,节奏有快慢。紫砂壶造型讲究方圆相济,线条有紧凑有舒缓。”吕俊杰说,这种认识深化了他对美学的理解。

       后来,吕俊杰也一直在学习武术,这时武术已经成为他传播紫砂艺术的一种方式,他是在“带着使命弘扬紫砂文化。”

       开名车,好身材套着一身名牌,紫砂大师吕俊杰每次出场总让人眼前一亮。他不回避自己对生活质量的追求,然而,这光鲜外表所包裹的,是一颗足以让人感受到温暖的爱心。

       2007年年底,吕俊杰把自己的精品“菩提”壶捐给了嫣然天使基金,这把壶在义拍会上引来众多爱心藏家竞购,最终以30万元高价成交。2009年,在河南首届紫砂艺术节上,吕俊杰为纪念“512”汶川大地震周年特意创作的一把取名“生生不息”的紫砂壶再次拍出20万元,善款通过郑州慈善总会送往地震灾区。2011年,吕俊杰的爱心触角伸向了革命老区江西——他携100万元来到江西省峡江县,为当地建起了一座面积达2万平方米的希望小学。这所设施一应俱全的小学,成为井冈山下办学条件最好的学校。而随着“希望之光江西峡江俊杰学校”校牌竖起,这所小学也成了吕俊杰永久的牵挂。2013年雅安地震后,吕俊杰毅然将自己珍藏多年的心爱作品——与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合作的“大爱无疆”壶送南京义拍,与自己的另一把壶一起,再次拍出了100万元。现场,他亲手在支票上写下“用于帮助雅安地震灾区儿童改善生活”后当场捐出。

       “一名成功的艺术家应该甘心与慈善结缘。”吕俊杰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他切切实实以行动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没有其他原因,只因为——爱是懂得,美是分享。

       吕俊杰还出演过央视大剧《紫玉金砂》中的镜空法师。当时他没有当演员的经验,胡雪桦导演请他们父子担任壶艺顾问,一天晚上说:“俊杰,有个角色很适合你。”

       吕俊杰惊讶地说:“导演,我只会做壶,没当过演员。”

       导演说:“说你行你就行!”

       没过多久,剧组让他去上海电影制片厂试妆,他甚至还不知道自己要演什么角色。化妆师一上来就把他头发剃光了,吓得他羞于出门。接着,给他穿上了袈裟,戴上白胡子。导演嘿嘿一笑:“镜空法师就是你啦。”

       《紫玉金砂》这部剧采用同期录音,需要演员现场记住台词。“我从小最怕背书,一背书就头疼。为了演好角色,我还是硬着头皮把台词记下了。”吕俊杰略显尴尬地说。

       第一场戏在横店开拍时,导演一声令下,两个机器灯光一打,吕俊杰顿时脑袋一片空白,讲不出一句话。“我实在太紧张了。”吕俊杰说。

       但导演又给了他一次机会,在茶馆中与秦汉演一场对手戏。那时天气炎热,这场戏从下午1点拍到晚上10点。这次他做足了功课,成功进入角色。一口气演完后,全场掌声雷动,他松了口气,脱下戏服,里衣竟能拧出水。有了这次成功,直到整部戏拍完,他都顺风顺水,后来再拍《上海王》,已然驾轻就熟。

       经历不仅仅是经历,当其转化为内在力量的时候,产生的影响已不在事物本身层面。

       2013年,吕俊杰带着中国紫砂第一次走进了凡尔赛宫的艺术圣殿。《生生不息之团聚壶》和《太极阴阳壶》被史蒂芬洛克菲勒收藏。参观一座欧洲古堡时,史蒂芬洛克菲勒忽然来了兴致,请他表演中国功夫。他毫不犹豫,当着一群欧洲贵族的面脱了西装,摆开架势。吕俊杰认为:“这种场合,就应当展示中国艺术家的风采。”

       一套拳打完,史蒂芬洛克菲勒激动地竖起大拇指说:“疯狂的男人才能做出疯狂的作品……”

       吕俊杰认为,疯狂是艺术家内心的激情,是艺术创作的动力和不竭之源。紫砂壶归根结底还是传统的艺术,体现中国式的审美。紫砂壶在形式上不能做得过分张扬,过分概念化,不能为了吸引眼球而搞怪。所以“疯狂”对他来说,是澎湃的内心,表现在紫砂壶上,是意境之美。

       此外,吕俊杰具有与前辈名师相比更贴近生活的性情,他在追求作品的经典、朴素、大度这些风范的同时,还兼重来自生活的启发,把现实生活中的许多情趣化为手下的造物,许多作品从整体造型到细节刻画都流露出今日生活景象的信息,这使得他的艺术别出一格地具有经典感与时代性、精神化与生活化有机统一的品质。

       这时,吕俊杰的这些“功在壶外”似乎说得通了。

       吕俊杰这几年一直在全国各地行走,他发现玩紫砂的收藏家趋于年轻化,这说明传统国粹正在融入现代生活。“这很值得高兴。”吕俊杰说,但同时也意识到紫砂艺术必须要创新,“创新可能走点弯路,但不创新只能是死路。”

       当谈及未来的打算,吕俊杰说:“如果紫砂不能很好反映这个时代,那么必然会沦落为文人案头怀旧的寄托品,无法有鲜活的生命。”

       因此,吕俊杰会在吸取传统文化的基础上,用自己的艺术语言继续做属于时代的紫砂艺术品。

       何止是紫砂艺术,任何一门艺术,当创作者达到“道法自然”的境界时,就会无为而不为,以自然为纲,顺其规律发展。现如今,紫砂俊杰,道器已成。



◆  作品欣赏

青岛印象石老人山之盼 .jpg

青岛印象石老人山之盼  吕俊杰作

诗意系列之渔歌.jpg

诗意系列之渔歌  吕俊杰作

1473318544940084.jpeg

旭日东升   吕俊杰作

如日中天2.jpg

如日中天  吕俊杰作


【责任编辑:周雅靓】


分享到: